新 闻
 
  •  
     
    新 闻
     

    上海市政府就甲型H1N1流感疫情答问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09-05-04
      1、新民晚报: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现在我们各个定点医院是如何执行的,具体情况怎么样?第二个问题,跟2003年抗击非典相比,本次防控有什么特点?谢谢!   徐建光:我们各级各类定点医院已积极做了各方面的准备,在发热门诊环节上,高度警觉,同时认真地按照预案,做好各方面的工作。我们也要求各级医疗机构从领导开始高度重视,加强对医务人员的培训。 现在各级领导高度重视,医务人员积极参与、努力工作,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对发热门诊的工作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我们也要求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对有疑似的病例,要在第一时刻作出早期发现,作出诊断。   SARS的情况,请吴凡主任给大家汇报一下,和SARS怎么比较。   吴凡:谢谢这位记者朋友提的问题。咱们都知道SARS和这次甲型H1N1流感有一个最大的不同,SARS是在中国国内首先发现病例。这次甲型流感病例首先出现在外国,在墨西哥。   第二个不同是疾病本身的不同,SARS的死亡率非常高,但这次甲型H1N1流感死亡率相对比较低。大家可以看到世界卫生组织有关报道,发病人数和死亡率的情况,大家都能得出这个结论。这是两个疾病本身的不同。   针对到防控的措施上,作为这次甲型H1N1流感的防控,首先第一条对于我们中国防控这个疾病来说,要严把国门。第一步把疾病控制在国门之外,即检验检疫部门要严把国门的第一道关。大家都看到,我们在这次防控措施上,检验检疫的工作做得非常严格,也非常周到,也按科学的方法进行防控。   第二,截止到目前,中国大陆还没有报道有病例的出现,即作为防控的阶段,我们目前还属于准备阶段,我们目前采取的所有措施都是预防措施。大家会有一个问题,为什么预防措施做得这么严格?传统上有这个说法,良好的应对来源于日常完善的准备。就是准备好了,一旦有事件,我们可以依法、科学地进行应对。谢谢!   2、上海电台:谢谢发言人。两个问题请问徐建光局长,刚才您一直讲正实施医学监控的旅客情绪不错,我想问一下现在监控旅客的身体状况如何?另外,扩大到全市范围里边,您刚才讲到我们在监控各种不同的病例,最近这段时间上还有没有监控到不同的病例?   第二,请问吴主任,现在来自墨西哥的航班已经停掉了,对于其它有甲型H1N1流感发病例的国家,比如美国和加拿大的航班,我们有哪些特别的措施?   徐建光:现在所有被集中医学观察的乘客,情绪很稳定,身体状况正常,没有任何不良的反映和主诉。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发热的,没有一个有不良反应的,身体不适的主诉,身体状况良好。   第二,我们在严防甲型H1N1流感的过程当中,对其他的传染病,像手足口病,其它的肠道传染病,也在严密检察、严密检测之中,还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情况。其它肠道传染病也没有任何暴发的迹象和早期的前兆,都没有。总体来讲,处在正常的范围之内。   吴凡:我回答第二个问题,对于世界卫生组织已经通报有病例出现的国家和地区,来自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航班有没有相对的措施,跟墨西哥有什么不同?   这次温家宝总理提出了依法、科学处置的原则。依据这个原则,检疫检验部门根据《国际卫生检疫法》确定的检验检疫的标准,也有这样的方案,在这里可以告诉大家,对于入境的航班,依据卫生检疫法,要对他们实施严格的卫生检疫。如果发现有发热病人,有感冒、咳嗽的症状,发热病人处置首先送相应的定点医疗机构进行确诊,确诊这个病人是不是属于我们国家规定检疫的传染病。第二,发热病人如果确诊不是要检疫的传染病,要实行留观,即医学观察,直至到确认没有相应的疾病。对于没有发热症状的,如果这个航班没有出现有症状的旅客,将严格按照《卫生检疫法》进行实施。谢谢!   3、第一财经日报: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想问一下徐局长,2003年SARS以来,我们积累了应对SARS积累的经验,形成了快速反应机制,在这次甲型H1N1流感事件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上海公共卫生体系在近几年里取得怎么样的进展?   第二个问题,有一名旅客在香港发现有这个病之后,对上海的产业,比如说酒店业和旅游业,会不会有一些影响?谢谢!   徐建光:我可以非常欣慰地告诉大家,正因为上海有应对SARS非常成功的经验,特别是03年到现在,政府在公共卫生方面给予更大的关注,加大了投入,已经大大提高了防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能力和水平。   对于防控甲型H1N1流感,我们是非常有自信的,因为我们有很好的工作基础,也有很好的经验。就是因为非典以后,特别是这五年加强上海在公共卫生方面所取得的成绩和经验,对我们这次比较好的应对防止甲型H1N1流感,可以起到非常好的作用。   我们有自信和信心,上海会在防控甲型H1N1流感工作方面,再一次体现和反映出上海的水准。   第二,至于对上海产业的影响。我个人感觉来讲不应该有什么影响。当然你说对一个观察点,小小的宾馆,可能会有影响。我觉得市民百姓可以信任我们,通过我们医务工作人员的努力,在方方面面的大力支持下,一定能够做好防控工作。只要大家科学的对待,科学的防控,我相信暴发很大的疫情的可能性非常小。   陈启伟:我补充一点,目前没有接到报告说旅游等产业受到这次甲型H1N1流感的影响。   4、上海日报:与墨西哥乘客同时赴港的还有13位乘客有发热的情况,我们比较关心他们现在的情况,是不是有发热的症状,或者疑似病例?   陈启伟:发热的情况哪里得到的消息。   上海日报:从香港那里的。   陈启伟:你应该问香港特区政府的相关部门。   徐建光:我们目前没有得到任何这方面的情况通报。我们和香港方面,沟通很畅通。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听说乘坐东航航班到香港的乘客中有13或15个发热情况,从正常的渠道我没有得到任何信息。我们也会非常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一旦有信息,一定会告诉大家。   我也可以告诉你,今天有20个和患者同班飞机的乘客会回来。今天下午1点半飞出的,3点半到的,有6个人。第二班是晚上8点香港起飞的,晚上10多抵沪,一共是20个人。我们都做了相应的预案考虑。   5、香港大公报:谢谢发言人,两个问题,明天就是工作日了,上海会不会在人群聚集的地方进行大规模的消毒,还有会不会让大家戴上口罩,那口罩会不会作为物质储备?   吴凡:刚才有位记者问SARS跟这次甲型H1N1流感区别的时候,我已经告诉大家,我们目前所处的阶段是准备阶段,目前在我们中国没有出现甲型H1N1流感的病例,没有出现。我们目前所采取的措施都是预防措施,属于常态当中的预防措施。对于您刚才提的问题,是否会在公共场所采取突击强化消毒措施,当然公共场所也有日常,有常态的消毒隔离措施,目前还是按常态做,但是不会出现您刚才描述的那种情况,突击的消毒。我想应该不会,至少我们没有这样的要求。   所有这些预防措施,控制措施的采取,都是根据疫情整个发生、发展阶段进行的,也就是落实温家宝总理讲的科学防范的原则。   第二个问题,您刚才讲到,口罩的问题,我觉得市民在近阶段已提高了自我防范的意识,这是非常好的,也说明我们的宣传工作、健康教育工作起到了相当大的效果。对于在冬春季节,流感高发季节佩戴口罩,是我们公共卫生部门提倡的,特别是公共场所。   这类口罩的佩戴,在这里也想通过我们的媒体,告诉我们的市民这是非常好的防范措施,同时也提醒市民注意佩戴口罩也要科学的佩戴,掌握准确的佩戴方式。   作为您刚才提到的,口罩是不是作为应急物质储备,在我们的应急准备方案里边都有所准备。   徐建光:刚才讲的口罩,药械,器械方面的储备,我们都做了充分的准备。还有一些预防药,比如达菲,上海有关部门也做了积极的准备。在这里可以告诉大家,请大家放心,我们有充分的药械储备,来保障和防控疫情的出现。   6、新加坡联合早报:有一个问题,墨西哥外长指责说中国针对没有症状的墨西哥人也采取了隔离的措施,是否有这方面的回应?因为我们知道大概有26个墨西哥人现在正在被隔离。对于这样的指责有怎么样的回应?   陈启伟:你这个问题可能要从两方面回答:第一,我们现在这个措施,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规定,五级预警的话可以采取这个措施;第二,刚才我们疾控中心主任也讲了,根据我们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到目前为止我们采取的措施都是有法可依的。   徐建光:相信他们也会理解我们的做法,这也为了他人,为了社会。其它国家也会采取这样的措施,这是对社会、家庭、个人负责任的做法,我相信他们也能理解。   7、台湾中央社: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今天开始对疑似病人有日报告和零报告,如果没有做报告的时候,相关的惩处是什么?第二个问题,对于仍滞留在墨西哥的人员,会不会进行隔离,怎么样处理?隔离酒店外围安保人员并没有戴口罩,他没有戴口罩的原因是什么?   徐建光:我们各级医疗机构都会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卫生部的相关要求,进行相应报告,都会执行的,我们有这样的觉悟。   吴凡:刚才安卓零报告的问题,也有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法》明确规定了医务人员有对传染疾病实行报告的责任和职责,这是义不容辞的。卫生部明确规定把甲型H1N1流感纳入到一类报告,医务人员按照传染病防治法是责任报告人,根据这个法律,如果不报告的话,各位记者可以读读这个法律,按照法律的程序,对他会有相应的惩处。如果大家想问具体的惩处是什么,要看不报告以后涉及的后果,产生的法律后果。传染病法上有明确的规定,可以依法进行。   徐建光:我们也做了充分的应对准备。第二批航班所有的乘客和机组人员到上海,将全部实行集中医学观察。我们事先都已告知他们,他们也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相信乘客和机组人员一定会理解和配合。   吴凡:我可以做点补充。刚才这位记者朋友问为什么不戴口罩?我们可以反过来问,为什么要戴?其实在我们医学的概念里边,对于传染病疾病,有三个概念,污染区、半污染区和未污染区。对于区域的划分取决于对传染病的控制。安保在大门外,属于非传染区,不需要戴口罩,因为他不直接接触被留观的这些人。   8、凤凰卫视:请问徐局长,被确诊墨西哥病人在浦东机场里边的行踪,你们有没有了解到,他跟多少人接触,这个怎么监测?   徐建光:事实上这位旅客在机场的停留时间不是很长,也就是一两个小时。现在查询到与接触相关的机场工作人员等等,我们都对他们采取一定的干预措施,已找到了28个人。   9、日本朝日新闻:4月30号的早上,那个墨西哥人呆在浦东机场好几个小时,5月1日去浦东机场,我看到的工作人员和乘客一个都没有戴口罩,请介绍理由。   第二个问题,现在很多外国人想回国,飞机会不会停航,具体什么时候?   吴凡:安卓是否戴口罩的问题,医学上对接触和密集接触,以及污染区、半污染区、非污染区,有严格定义。浦东机场是非污染区。第二个回答,截止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出现病例,本市没有出现病例。   第二点,作为佩戴口罩,作为个人防护的预防措施,卫生部门鼓励大家戴口罩。   徐建光:作为我们来讲,我们应该告知我们的机场工作人员,要加强健康教育。但是如果不是在污染区里边,我们只是鼓励市民戴口罩,没有说强求所有的人必须戴口罩。现在实际的情形还没有严重到这个程度。我觉得还是要实施科学防控,还是要实事求是。   10、香港有线电视台:请教一下现在在香港确诊的墨西哥病例,他是经过了上海和香港两个检测的过程,没有发现他染病。有些人觉得检测的方法有一些漏洞,两位专家认为是不足或者漏洞吗?会不会有一些更精确一点的方法,可以检测出这些乘客有异常的反应?   另外一个问题想请问发言人现在停止墨西哥来往上海的航班,对两地经贸关系会不会有影响?   徐建光:可以说从临床医学专家来讲,我们会按照有关的预案和规定来做。我觉得我们检验检疫措施是符合要求。为什么?一方面我们考虑了飞机停在远机位,另一方面,我们相关检验检疫人员登机对每个乘客进行了认真、严格的测体温,对每一个乘客进行非常严格的测体温。这项措施严格程度超过了其它有疫情国家的做法。我们要每个人坐在里边,一个一个测。还有我们要询问他有没有症状,但是他确实没有任何症状,也没有填报,咳嗽、发热、身体不适、浑身发酸,等等流感的症状都没有。诊断主要就是靠体温、主诉和反应。这两点来讲,我们对这班航班所有的乘客,都有比较详细的检阅、检查。   吴凡:这个问题,我在这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个小知识。我们认为在我们上海浦东机场的检疫所用的方法是可靠的。我相信香港所用的检疫方法也是可靠的。我想提供给大家一个小知识,大家都知道对于甲型流感从感染到发病有一个过程,多少时间,一般我们讲的零到七天是从感染到发病的期限。在零到七天的过程当中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症状,出现发热、咳嗽,浑身酸痛的症状,进而被诊断为病人。   大家如果理解这一点,就非常容易理解为什么这个病人上午通过上海的检疫,没有发现,晚上通过香港的检疫也没有发现,而是入住酒店以后才出现症状,自己去进行主动的就诊。谢谢!   陈启伟:您刚才提第二个问题,这是国家决定的。合适回答你问题的对象,应该是国家有关部门。   至于墨西哥和上海的经贸关系,依然可以发展。   11、新民晚报、新民网:我们已经知道现在国家已经有了快速检测试剂,这些试剂有没有运到上海,多少份?这些试剂在哪些地方应用?   吴凡:我们国家已经研制了快速诊断试剂,这个试剂已经在研究出来以后的第二天拿到,即在5月1日傍晚我们就拿到了这个试剂。目前上海市疾病防治中心可以做这个检验的。我们所有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都可以做流感类型的快速检测。通过实验室检测,我们可以确定甲型还是乙型,检测是否为亚型的工作,需要由市疾病控制预防中心来做。   陈启伟:今后几天本市的防控工作如果有新的情况和消息,我们将会及时公布。记者如需了解相关的情况,也可以致电市防控甲型H1N1新闻工作小组,电话是22121291。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工作组联络电话23119799,同时向各位记者提供相关的服务。今天的发布会到这里,谢谢各位。
     
     
     
     
     


    烟台律师
    [中国]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  环山路115-6号   邮政编码 264000
    联系电话 [+86] 0535-6088088  业务传真 [+86] 0535-6220580  移动电话[+86] 18153511118
    Email 63892492@163.com  
    本站域名  www.892492.com